其他

「可保利益」

不論購買那一類保險,投保人都必須符合一個基本要求,就是他與被保項目之間有「可保利益」。某人與某件物件之間是否存有「可保利益」,在於當有關物件一旦遺失或受損,他會否因而蒙受金錢或其他損失。

保險公司認為在下列個案中被保人和被保汽車之間沒有「可保利益」,於是拒絕賠償;可是投訴委員會卻認為保險公司的決定並不妥當,更指出被保人身為被保汽車的登記車主,必須對第三者傷亡負上法律責任,因此與被保汽車之間有「可保利益」。

  個案五十

被保人將汽車停泊在公眾停車場,翌日早上汽車不翼而飛。保險公司從理賠師的報告得悉被保人並非失車的真正車主,該部汽車主要供被保人的朋友私人使用,唯一的汽車鑰匙也是由他保管。用被保人的名義登記汽車,純粹因為真正車主的收入未能符合分期付款的貸款要求;為保障被保人的權益,真正車主和被保人私底下簽訂協議,答應日後負責所有與該部汽車有關的法律和金錢上的責任,包括每月支付分期付款。

保險公司認為由於被保汽車遇竊不會令被保人蒙受任何金錢損失,所以視被保人與被保車輛之間沒有「可保利益」。此外,由於被保人在投保申請書上聲明自己是車主及唯一的記名司機,保險公司認為被保人沒有披露重要事實和嚴重誤導保險公司,拒絕賠償。

投訴委員會並不認同身為登記車主的被保人沒有「可保利益」的說法。雖然被保人和他的朋友私下協議,但是假如被保汽車發生意外而被保人的朋友不知所,則被保人仍需負上個人和法律責任清還貸款,以及可能被第三者入稟法院索償,據此投訴委員會認為被保人與被保汽車之間存有「可保利益」。

由於保險公司沒有澄清假如知道車主的真正身分,承保條件會否有異,投訴委員會只好自行比較被保人和其朋友的個人資料,特別是他們的年齡、駕駛經驗、最近三年是否有違反交通規例,結果是不管車主是被保人還是他的朋友,保險公司所需承擔的風險相若。

由於投保申請書上既沒有要求被保人披露他和朋友私下訂定的協議,也沒有要求被保人披露經常使用被保汽車的其他人士,而且合約額外附加了「未記名司機」的自負額;所以投訴委員會並不認同被保人嚴重誤導保險公司或沒有披露重要事實,故裁定被保人得直。

 

以下個案與上述類似,但是投訴委員會仔細比較被保人與被保汽車的真正車主的年齡、駕駛經驗、是否有違反交通規例後,作出完全不同的裁決。

  個案五十一

被保人的汽車被竊,理賠師調查報告指被保人僅為被保汽車的登記車主,而非真正的受益車主。被保汽車其實屬於被保人的朋友,但是他於兩年前一宗車禍中導致第三者身體受傷,所以無法取得保險保障。被保人為了協助朋友買保險,於是登記成為被保車輛的登記車主。

保險公司認為被保人與被保車輛之間沒有「可保利益」,不但拒絕作出賠償,而且更自合約生效日起撤銷所有保險保障。

投訴委員會認為被保人既身為被保汽車的登記車主,與被保汽車之間有「可保利益」,但是深明假如被保汽車真正車主及使用者申請投保,幾乎一定會遭保險公司拒絕。基於被保人和真正受益車主所涉的風險迥然有別,投訴委員會裁定被保人嚴重誤導保險公司,支持保險公司拒絕賠償的決定。

 

「提供錯誤/虛假索償陳述」

索償人申請索償時,至為重要的是必須向保險公司提供真實完備的資料。如果某人蓄意提供虛假或欺詐性資料索取賠償,而這些資料對索償又是至關重要的事實,則保險公司可能拒絕發放保險賠償。

就下列個案為例,索償人陳述的資料雖然具爭議性,但是對索償申請的效力卻並不重要,故此投訴委員會裁定索償人得直。

  個案五十二

被保人於雨夜在高速公路上駕車失控,被保汽車撞向石壆後停下,導致車身前半部嚴重凹陷。被保人通知丈夫,由他代為電召拖車公司到場協助,被保人於翌日早上向警方報案。

保險公司委派理賠師調查及到肇事現場實地考查,發現被保汽車的損毀情況與被保人陳述的情況並不一致:石壆上沒有被保汽車撞擊造成的明顯痕跡,理賠師在車身前半部也找不著任何由拱形石壆掉下的黑白油漬。根據調查結果,理賠師相信意外實際是在另一地點發生,而不是被保人所指的地方。有見及此,保險公司認為被保人提供錯誤/虛假陳述,拒絕發放賠償。

投訴委員會審視現有資料後,留意到保險公司委派的理賠師於意外事故發生後兩個多月才到肇事現場查察,因此,與事故有關的重要證據很可能已經消失或者被破壞。

此外,投訴委員會認為發生意外事故導致被保汽車嚴重損毀是毋庸爭議的事實;由於被保汽車已投購全保保障,即使未能確定究竟汽車與甚麼相撞或意外肇事地點,也不會改變被保汽車已經損毀的事實,故此保險公司需要賠償被保人汽車的損失或損毀。

投訴委員會認為保險公司拒絕賠償的理據不足,將疑點利益歸於被保人,最終裁定被保人可獲賠償維修汽車的費用。

 

 

 
  保險索償投訴局 © 2006 版權所有 最佳觀賞畫面 1024x768 及 I.E. 6.0 或 Netscape 7.0 責任聲明及私隱政策